分类
外汇基金投资策略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買買權(long call): 看大漲;買賣權(long put): 看大跌。

賣買權(short call): 看小跌;賣賣權(short put): 看小漲。

  • a. 享受權利者即為選擇權之買方,或稱作持有人。有權利但無義務履約,所以必定在履約可獲利時執行權利。
  • b. 負擔或有義務者即為賣方,先收取買方所支付之權利金,當買方要求履約時,有義務依約履行。為防止有違約之虞,故賣方需繳交保證金。
  • 選擇權的一大特色即為權利和義務的不對稱職務。

權利金代表選擇權的價格,影響選擇權價格的因素包括了標的市價S、履約價格K、無風險利率i、權利期限t、標的波動性 σ ;而選擇權的價值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是內含價值(INTRINSIC VALUE),二是時間價值(TIME VALUE)。內含價值係指立即履約可獲得的利潤,時間價值則是隱含的期望價值,隨時間縮短遞減。買方在進場時即支付權利金予賣方以取得權利。

買權 (Call)賣權 (Put)
價內(獲利)S>KS
價平S=KS=K
價外(損失)SS>K
內含價值時間價值
價內選擇權立即履約所獲得之利潤。時間價值說明說明內含價值,需要將買權與賣權分開來說。對買權而言,內含價值是指「現貨指數高於履約價的部份」,若用數學式表示即"MAX(大盤-履約價,0)",上式是指取「大盤-履約價」與「0」之間較大值的意思;對賣權而言,剛好相反,即「履約價高於現貨指數的部份」,用數學式 Max(S-K,0) 及 Max(K-S,0), 表示即"MAX(履約價-大盤,0)"。選擇權的價值可分為兩部分:一是內含價值;二是時間價值。
所謂的內含價值,就是價內選擇權立即履約所獲得之利潤。
而時間價值就是買方對價平或價外選擇權進入價內或已為價內但更深入價內的一種期望,所願意支付的權利金,這種期望會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機會愈來愈少,直至到期日為零,所以稱作時間價值。
影響因素1目前價格S2履約價格K3無風險利率R+4權利期限T5波動性σ
買權CALL+-+++
賣權PUT-+-++
    a. 獲利無限,風險有限
看大漲: Buy Call看大跌: Buy Put
盤整看漲: Sell Put價差: Bull Call(Put) spread、Bear Call(Put) Spread
盤整: Straddles、Strangles避險: Buy Protective Put、Buy Protective Call
盤整看跌: Sell Call其他組合運用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 (1) 若以買權來組合,則買入履約價較低之Call,並賣出履約價較高之Call
  • (2) 若以賣權來組合,則買入履約價較低之Put,並賣出履約價較高之Put
  • (1) 若以買權來組合,則買入履約價較高之Call,並賣出履約價較低之Call
  • (2) 若以賣權來組合,則買入履約價較高低之Put,並賣出履約價較低之Put

混合部位指的是同時買進或賣出權利期間相同的Call或 Put,若履約價相同,則形成跨式(Straddle) ,若履約價不同則組合成垂直混合式(Strangle)。

  • a. 買進履約價相同的Call 和Put,形成下跨式,當期貨大漲或大跌時獲利。
  •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 b. 賣出履約價相同的Call 和Put,形成上跨式,當期貨在損益兩平區間盤整時獲利。

在預期行情沒有明顯趨勢情況下, 可於選擇權到期前四週進場,同時賣出相同或不同strike price的買權及賣權。而交易商品的篩選條件首要符合風險報酬比,且當時價位未在新高或新低。

是計算指數現貨在過去一段時間(通常為一個月)內的歷史波動率,依這個歷史波動率,計算出選擇權在理論上的價格,做為評斷選擇權實際在市場成的現價是否合理的基準,這種評價如同無視市場波動程度的現況,一味照事先的認定作出評斷,其結論較不適合做為主要的參考依據;則是計算選擇權的隱含波動率。所謂的隱含波動率,是依選擇權實際在市場上成交的價格,取得該價格所反映出的指數波動程度,也可以解釋為市場對指數未來波動程度的看法;一般認為,追蹤隱含波動率的改變,較能合理地解釋選擇權價格的變化。故我們皆以隱含波動率代表指數波動率,來解釋選擇權價格,另以歷史波動率為輔。

用賣權除以買權之比例;"Ratio":中文為「比例」的意思,我們在使用Put/Call Ratio的時,都會指出是哪一種Put/Call Ratio;例如成交量的Put/Call Ratio、未平倉量的Put/Call Ratio…等等。若是指「成交量的Put/Call Ratio」,用整句用中文表達即「用Put的成交量除以Call的成交量之比例」,若是指「未平倉量的Put/Call Ratio」,即「用Put的未平倉量除以Call的未平倉量之比例」的意思。上述兩者也是最常用的Put/Call Ratio。另外,所謂的「Put的成交量」或「Put的未平倉量」皆是指Put的所有履約價之總合量,在Call的方面亦然,若另有所指,則會另加註明。

在成交量的Put/Call Ratio方面,若成交量的Put/Call Ratio越大,代表Put的交易越較Call的交易活絡,市場偏空的氣氛越濃;反之亦然。在未平倉量的Put/Call Ratio方面,若未平倉量的Put/Call Ratio越大,代表Put的未平倉量越大於Call的未平倉量,亦代表市場偏空的氣氛越濃,反之亦然。三、範例91/6/10成交量的Put/Call Ratio約為0.4,直至91/6/26約上升至0.6,亦即選擇擇市場透露出偏空的預期,而此期間大盤指數也由5499點跌至5123點,印證了這個看法。

p = f ( v . t . i . p .s. ….)

p = Time Value + Intrinsic Value

pc= TV+IVc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pp= TV+IVp

選擇權權利金損益範例圖

假設在市場上同時買進或賣出Call Option & Put Option 各一口,接近到期日時, 損益變化如下:

张绅尧:8.13黄金原油周评行情分析,8.14黄金原油下周布局操作

500)this.width=500'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歡迎隨時與我們聯絡

FineReport製作 FineReport製作 FineReport製作

6、報告撰寫

(1) 好的分析框架 :首先需要有一個好的分析框架,並且圖文並茂、層次明晰,能夠讓閱讀者一目了然。結構清晰、主次分明可以使閱讀者正確理解報告內容;圖文並茂,可以令資料更加生動活潑,提高視覺衝擊力,有助於閱讀者更形象、直觀地看清楚問題和結論,從而產生思考。

(2) 明確的結論 :沒有明確結論的分析稱不上分析,同時也失去了報告的意義,因為我們最初就是為尋找或者求證一個結論才進行分析的,所以千萬不要捨本求末。

(3) 建議或解決方案 :作為決策者,需要的不僅僅是找出問題,更重要的是建議或解決方法,以便他們在決策時作參考。所以,資料分析師不僅需要掌握資料分析方法,而且還要瞭解和熟悉業務,這樣才能根據發現的業務問題,提出具有可行性的建議或解決方案。

四、常見資料分析方法

1、對比分析法

對比分析法 可分為靜態比較和動態比較兩類

指標的口徑範圍、計算方法、計量單位必須一致 ,即要用同一種單位或標準去衡量;對比的對象要有可比性;對比的指標類型必須一致。無論絕對數指標、相對數指標、平均數指標,還是其他不同類型的指標,在進行對比時,雙方必須統一。

2、分組分析法

作數據分析 不僅要對總體的數量特徵和數量關係進行分析,還要深入總體的內部進行分組分析 。這種方法是根據資料分析物件的特徵,按照一定的標誌(指標),把資料分析物件劃分為不同的部分和類型來進行研究,以揭示其內在的聯繫和規律性。

3、結構分析法

結構分析法是指 被分析總體內的各部分與總體之間進行對比的分析方法 ,即總體內各部分占總體的比例,屬於相對指標。一般某部分的比例越大,說明其重要程度越高,對總體影響越大。

4、平均分析法

平均分析法就是 運用計算平均數的方法來反應總體在一定時間、地點條件下某一數量特徵的一般水準 。平均指標法的主要作用有兩點:

5、交叉分析法

交叉分析法 通常用於分析兩個變數(欄位)之間的關係 ,即同時將兩個有一定聯繫的變數及其值交叉排列在一張表格內,使各變數值成為不同變數的交叉結點,形成交叉表,從而分析交叉表中變數之間的關係。交叉表當然也有也有二維以上的,維度越多,交叉表就越複雜,所以在選擇幾個維度的時候需要根據分析的目的決定。

6、綜合評價分析法

綜合評價分析法是 將多個指標轉化為一個能夠反映綜合情況的指標來進行分析評價 。主要有5個步驟:

7、杜邦分析法

杜邦分析法是由美國杜邦公司創造並最先採用的一種綜合分析方法,又稱杜邦財務分析體系,簡稱杜邦體系。它是 利用各主要財務指標間的內在聯繫 ,對企業財務狀況及經濟效益進行綜合分析評價的方法。

8、漏斗分析法

遇到巨量資料時,用什麼做漏斗分析?

漏斗圖是 最常用的流程分析圖表類型 。透過漏斗圖可以 比較直觀的查看各個環節的轉化率 ,從而輕鬆發現問題對應的具體環節。一個典型的漏斗圖應用是銷售漏斗。

FineReport製作 FineReport製作

同時,FineReport的漏斗圖 支援原樣展示和自動排序兩種資料展示模式

兩種不同效果:

FineReport製作

a16z:衡量區塊鏈性能的關鍵原則

a16z:為什麼鏈的性能難以衡量?

區別很重要:如果定義正確,許多提高性能的方法根本不能提高可擴展性。一個簡單的例子是使用更有效的數字簽名方案,例如 BLS 簽名,其大小大約是 Schnorr 或 ECDSA 簽名的一半。如果比特幣從 ECDSA 切換到 BLS,每個區塊的交易數量可能會增加 20-30%,一夜之間性能就會提高。但我們只能這樣做一次——沒有比這更節省空間的簽名方案可以切換(BLS 簽名也可以聚合從而節省更多空間,但這是另一個一次性的技巧)。

理解這種區別還有助於避免在語句中發現的常見類別錯誤,比如「區塊鏈 X 是高度可擴展的,它每秒可以處理 Y 個交易」。第二種說法可能令人印象深刻,但它是一個性能指標,而不是可擴展性指標,並不是指通過添加資源來提高性能的能力。

可擴展性本質上要求利用並行性。在區塊鏈空間中,L1 擴展似乎需要分叉 或類似於分叉的東西。分叉的基本概念是將狀態分割成塊,以便不同的驗證器可以獨立處理,與可擴展性的定義非常匹配。在 L2 還有更多的選項,允許添加並行處理,包括鏈下通道、Rollup 服務器和側鏈。

延遲 vs. 吞吐量

通常,區塊鏈系統性能是通過兩個維度進行評估的,即延遲和吞吐量。延遲度量確認單個交易的速度,而吞吐量度量隨著時間的推移交易的總速率。這些軸既適用於 L1 我需要有多少交易经验? 和 L2 系統,也適用於許多其他類型的計算機系統(如數據庫查詢引擎和 web 服務器)。

測量延遲的挑戰

以驗證器為中心的方法在實踐中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事情。首先,它忽略了點對點網路上的延遲(從客戶端廣播一個交易到大多數節點聽到它需要多長時間?)和客戶端延遲(在客戶端的本地機器上準備一個交易需要多長時間?)客戶端延遲可能性非常小,對於簽署以太坊支付等簡單的交易來說是可以預測的,但對於更複雜的情況,如證明屏蔽的 Zcash 交易是正確的,則可能非常重要。

網路研究界早就明白這一點。特彆強調的是分布的「長尾」,因為即使 0.1% 的交易(或 web 服務器查詢)的高延遲也會嚴重影響最終用戶。

批處理:大多數系統以某種方式將交易批處理,例如,在大多數 L1 系統上將交易批處理到區塊中。這將導致可變的延遲,因為一些交易將不得不等待,直到批處理填滿。其他人可能會幸運地最後加入。這些交易立即得到確認,並且不會經歷任何額外的延遲。

可變擁塞:大多數系統都會出現擁塞,這意味著發布的交易比系統能夠立即處理的交易要多。當交易在不可預測的時間進行廣播時,或者當新交易在一天或一周內的速度發生變化時,或者在對像熱門 NFT 啟動這樣的外部事件時響應,擁塞的程度會發生變化。

共識層差異:在 L1 確認交易通常需要一組分布式節點來達成對一個區塊的共識,這可能會增加可變的延遲,無論擁塞情況如何。工作量證明系統在不可預測的時間找到區塊。PoS 系統還可以添加各種延遲(例如,如果在線節點數量不足,不能在一輪中組成一個委員會,或者如果需要改變觀點以應對領導者的崩潰)。

支付渠道網路(如閃電網路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是一個經典的 L2 擴展解決方案,這些網路大多數時候提供非常快的支付確認,但偶爾他們需要通道重置,這可能會增加延遲的數量級。

即使我們對確切的延遲分布有很好的統計,它們也可能會隨著系統和系統需求的變化而變化。另外,如何比較相互競爭的系統之間的延遲分布也並不總是很清楚。例如,假設一個系統確認的交易延遲均勻分布在 1 到 2 分鐘之間(平均和中位數為 90 秒)。如果一個競爭系統在 1 分鐘內準確確認 95% 的交易,而在 11 分鐘內確認另外 5% 的交易 (平均 90 秒,中位數 60 秒),那麼哪個系統更好?答案可能是,有些應用程序更喜歡前者,有些則更喜歡後者。

測量吞吐量的挑戰

這在以太坊中明顯是正確的,在以太坊中,交易可以包括任意代碼和任意修改狀態。以太坊中的 gas 概念用於量化(並收取費用)交易正在進行的總體工作量,但這與 EVM 執行環境高度相關。沒有簡單的方法來比較一組 EVM 交易與一組使用 BPF 環境的 Solana 交易平台做的工作總量。將兩者與一組比特幣交易進行比較同樣令人擔憂。

更簡單的執行層,例如只支持支付交易的 Rollup 服務器,避免了量化計算的困難。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支付也會因投入和產出的數量而變化。支付通道交易可能因所需的「跳躍次數」而異,這將影響吞吐量。Rollup 服務器吞吐量取決於將一批交易「聯網」到更小的匯總更改集的程度。

延遲和吞吐量權衡

特別是上面的第 3 點和第 4 點是區塊鏈系統設計的基本問題,但是我們對它們都缺乏良好的原則。相對於交易費用,我們對給予礦工以通貨膨脹獎勵的好處和壞處有一定的了解。然而,儘管有許多關於區塊鏈共識協議的經濟分析,我們仍然沒有一個被廣泛接受的模型來說明需要多少收入給驗證器。今天,大多數系統都建立在一個有根據的猜測中,即有多少收入足以讓驗證器誠實地工作,而不會扼殺系統的實際使用。在簡化的模型中,可以看出,安裝 51% 攻擊的成本與驗證程序的回報成正比。

提高攻擊成本是一件好事,但我們也不知道多少安全措施才「足夠」。想象一下,你正在考慮去兩個遊樂園。其中一輛聲稱在車輛維護上比另一輛少花 50% 的錢。去這個公園是個好主意嗎?這可能是因為他們更有效率,用更少的錢獲得了同等的安全。另一種可能是花費超過所需的費用來保證遊樂設施的安全,而沒有任何好處。但也可能是第一個公園很危險。區塊鏈系統也類似。一旦剔除吞吐量,費用較低的區塊鏈的費用較低,因為它們對驗證者的獎勵(因此激勵)較少。我們現在沒有好的工具來評估這是否可性,或者它是否會使系統容易受到攻擊。總而言之: